首页 > 言情 > [综]满级大佬装萌新 > 341.还没回来的师徒

341.还没回来的师徒

    天气真好, 一起去散步吧= ̄w ̄=  “谁先来。”

    狛枝抱着胳膊站在一边问他们:“不是要有个人放材料的吗?”

    对、对噢。

    鹤丸稳定心神, 率先站了出来, 他想着审神者这一次应该会和第一次锻刀那样,选择all50,没想到狛枝看了看透明圆柱, 报出了四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5665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太刀熟练的点出了材料,以一百为一组往炉灶里扔,扔完最后一份砥石,他突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5665这个公式,不是锻造太刀用的最多的吗?按照这人的欧气程度, 把三日月宗近召唤出来都不是问题啊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他多想, 下一秒, 一块花色混杂的铁块出现在了刀匠的手里,和第一次的锻刀产物比起来,这块铁更加的大和重,然而并不能掩饰它是个失败品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5665。”

    狛枝又重复了一遍这组数字, 烛台切接替了鹤丸的位置,将材料送进去。

    另一块花纹不同的失败品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第三把,换成了药研藤四郎,有了前两位的失败经验, 他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紧张了,动作轻而快的把材料分好送了进去, 等待着失败品再一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, 火炉上出现了倒计时, 二十分钟开始一秒秒的减少。

    “这就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狛枝弥生是在场的四人里最淡定的一个,他看着明显说不出话来的三位刀剑男士,用下巴朝着屋外的空地点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说好的打一场,走吧。”

    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。

    鹤丸看着狛枝弥生往外走的背影,疲劳的感觉逐渐取代了之前的樱吹雪,这种情况下,本来还有几分的胜率都在降低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烛台切看着鹤丸那张变黄了的脸,十分担忧,“不如让我先来试探一下他的实力?如果能够消耗掉他的一些精力就更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在三人里面,他是最弱的那个,加上要经常留在本丸照顾其他人,等级也是最低的一位,这种情况下不当前锋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药研没有推拒,稍微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烛台切的请求,他和鹤丸站在一边,看着如临大敌的太刀抽出了武器,以平时绝对不可能出现的认真姿态警惕着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狛枝弥生双手往后腰位置一搭,接着手腕一转向前一甩,两刀自动于掌心中成型,刃身光滑如镜,带着微微的弯度,看上去毫无攻击力。

    比起武器,更像是陈列在货架上的艺术品,还是没开刃的那种。

    烛台切却不敢小看对方,此时此刻,只能使出毕生所学,将对方打倒了。他全神贯注的看着狛枝,施加在刀柄上的力道缓缓加重。

    有人动了。

    ——是狛枝弥生。

    他看着烛台切,面上带了几分犹豫,之后没等对方上前,他先把武器收了回去,以空手接下了烛台切冲着他眉心而去的砍劈。

    这是搞什么?

    围观的两人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愤怒,就算是他们没有这人强,但是在对决中收起了武器,还用单手接住了攻击,完完全全是看不起瞧不上他们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狛枝弥生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,带着歉意开口:“我忘记了小一小二一旦出鞘必须见血的怪癖了。”

    砍了些虚拟的npc,即使有流血的效果也没有真实血液的效果,真要砍下去,等到任务结束的时候上哪里去找血给他们涂,难不成要去买只鸡杀了吗?

    总觉得那样小一和小二会更生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请多、指教。”

    烛台切看了眼赤手空拳的狛枝,把眼罩取了下来扔到旁边,没有了遮住一半视野的障碍后,他的反应能力明显提升了不少,挥刀的动作也更加流畅,角度更是冲着最难躲开的位置而去。

    狛枝沉稳应对,因为深知自己拳头的杀伤力,他的攻击多落在了对手的身体上,而不触碰刃身,生怕不走心的一击把脆弱的刀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这是一场充斥着各种惊险场面的对决,没有武器的狛枝想要攻击到烛台切,势必要踏进刀身所设的防御范围内,这来一来难度上了好几个台阶。

    而烛台切的对应看上去颇为缩手缩脚,有种使不出力的错觉,几次都在最后关头撤回,引得鹤丸跟着紧张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“烛台切要输了。”

    药研对这场称得上是指导赛的对决看得相当认真,短刀本就是打得近身战,而一寸短一寸险,他们就是在刀尖上跳舞,稍有疏漏死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了解,他才知道烛台切那些看似克制的举止,全是出自迫不得已,以身体为武器的审神者限制了烛台切的行动,他是可以就这么刺下去,但是刺下去的同时,也是把弱点送到了审神者的手边。

    为了不被击中弱点,他就必须要撤刀回防,这么一撤,就又把优势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诱敌深入,继而施以重击。药研的双眼越来越亮,整个人都在兴奋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鹤丸也看出了这明显的走向,和一脸轻松的审神者相比,烛台切的动作越发缓慢,回防攻击都不再及时,也没有了胜利的可能。

    而被这一系列举止弄得愈发火大的烛台切却发了狠,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伤到狛枝,他把握住了一个空档,欺身上前,将弱点全部暴露。

   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。

    狛枝弥生读懂了他眼底的深意,脚下稍微一错,同时化拳为掌,直接击中烛台切的胸下位置,让对方感受了一下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恢复开始时的准备姿势,等待着下一位付丧神上前。

    此刻,距离那把新短刀出世,还有整整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紧接着,和狛枝相关的讨论帖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在论坛上,大家纷纷对这个脸都看不清的玩家带上了十足的嘲讽,认为他是个抱上了欧皇大腿的无耻之徒,至于他是从哪里得到了领带夹,哼,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被暴风雨般的窃窃私语包围,狛枝弥生没有任何的触动,作为曾经的公众人物,评头论足之类的事情对他来说如同家常便饭,外人说两句而已掉不了肉,有那个功夫回以闲扯,不如到训练场上多打几套拳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,一部分放在了从刚才开始就没有任何变化的压切长谷部身上。

    药研很想站出来向狛枝弥生申请打刀的看护权,但是围观的人这么多,稍有异动就会成为其他玩家眼中的素材,他不想看到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维持住“药研藤四郎”的一贯表现,努力用眼神示意对面的同伴,千万要控制住自己,不要在外人面前露馅儿。

    而被他拼命暗示的压切到底愿不愿意如此行事,那就全看天命了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有没有能够接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考虑了一秒钟关于如何处理身边的打刀,狛枝选择回到比试前所关注的事上,他稳稳的踏着两边人群特意留给他的小道,走到了公示栏前,神情自若的挑选起了任务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付丧神,药研和压切自然是跟在了狛枝的身后不敢乱动,短刀在心中祈祷这场酷刑能够快些结束,玩家们的眼神形成了针毡的效果,让他的手指都有些控制不住的开始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好想,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药研忍不住低下头看地面,也正是这个动作,让他发现,在他的右手边、也就是压切所站的位置,那一小片空地上有两三点水渍。

    不容他再多想,狛枝选好了任务,叫了他们的名字,示意两人跟上。

    该不会,压切长谷部他又要犯病了吧?

    短刀有些后悔没能在遇到打刀的第一时间就强制性地把他送回本丸,这个问题儿童根本不应该放他出来,直接关在屋子里才是最好的解决手段。

    “是在想刚才的领带夹吗?”

    狛枝看出了药研的心不在焉,随口问道:“本丸里的材料应该还够制作一个的,顺便问问其他人有没有想要的款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比起这个,我更想快点回本丸啊。

    药研的手已经移到了刀柄之上,警惕着压切长谷部的暴起攻击,偏偏是在外面,不方便动手,不然他早就可以把对方敲晕,拴上两个胖鸽子邮寄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有爱心的主人,你说是吧,药研、狗狗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到了任务点,没有其他玩家的身影后,压切长谷部开口了,那张邪气四溢的面孔,和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听话打刀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都听到了狗链子的哗啦声了。”

    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短刀,并且伸手比划了长度,似乎从对方那空无一物的脖颈上看到了项圈和铁链:“非常的动听悦耳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狛枝给了这人格分裂的压切长谷部一个好奇的眼神,双重人格他也不是没见过,但是一个虚拟人物,也有着如此生动的表现,倒是非常的有趣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药研相当冷酷的呵斥对方:“之前你擅自离开本丸,小乌丸殿下未曾追究你的过失已是仁慈,如果再出言不逊,我不介意亲手把你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现在可是有主的刀了。”

    打刀换了表情,相当温顺谦逊的单膝跪下,冲着狛枝低下了头:“亲爱的主人,您介意我这样称呼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介意。”

    狛枝弥生表情冷淡:“药研,这又是哪里来的患者,可以直接送院治疗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话,我比您更想把他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然而就算是把在这家伙关在小黑屋里,照样可以越狱成功,今天能够逮到对方,也是万幸,毕竟按照他的演技,骗过搜查人员的眼睛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做任务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了眼隐忍的短刀,以及看似恭敬实则放肆的打刀,摁下了确认键,任务副本开始载入,这是张药研非常熟悉的图,也是他昨天刚打完的战场,7-4。

    这个审神者,是不是和这张图有仇啊。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