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 > 纯阳第一掌教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酒后订约

第四百三十六章 酒后订约

    依因缘和合而有为生,依因缘分散而无为灭。有生有灭,是有为法,不生不灭,是无为法。观色、心等诸法之无常逼迫,而知生死实苦。断尽惑业,生起正智,以证入涅槃。——《法华经》

    昭觉禅师的大势至往生妙法,已经算是极为上乘的生灭之道,但是在萧千离的造化大道面前,却如同孩童一般不堪一击。而后萧千离所展现的劫灭法则,更是让众僧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“劫灭……”低头看着已经化为飞灰的袍袖,昭觉禅师脸色由红变青,面如死灰,半晌才颓然后退几步,跌坐在座位上,叹道,“大觉师兄死在你的手里,也算是死得其所……不怨人,不怨人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萧千离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难怪自己一入舱,这红脸的昭觉禅师便对自己处处敌对,不惜触怒金山住持,也要与自己一较高低,原来当初死在自己手中的九华山伏虎寺住持大觉禅师,便是他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萧千离心中有数,只是微笑着向昭觉禅师略一颔首,昭觉禅师重重叹息一声,稽首向萧千离施了一礼,便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昭觉禅师吃了一记大亏,船舱中的气氛为之一窒,反而渐渐变得平和起来。那枯瘦老僧笑道:“萧掌教学究天人,果真不凡。”

    萧千离微笑道:“佛本是道,道释儒本是一脉相传,又何分彼此?”

    这句话原本是大不敬之语,分明是以自己杜撰的《萧氏封神》为引,将三教强行融为一体。但是金山寺诸位老僧何许人也?个个都是佛学精湛,光明磊落之人,闻言并不反驳,反而笑道:“百川归海,触类旁通,缘致于此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通名道姓,萧千离一一见过,这才知道这位貌不惊人的枯瘦老僧,便是金山寺当代住持昭善禅师。

    这七位老僧,连同知客执事昭明禅师在内,均是精擅佛学的大能之辈,与萧千离一一交谈。幸得萧千离有系统辅助,兼擅佛道两家,妙语连珠,旁引博征,言辞之间均有无数先辈经传佐证,纵然以一敌八,也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谈得投机无比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,太湖上大大小小的船只均点起灯笼火把来,岸上更是堆出几堆大篝火,烧得火光冲天,湖面岸上照耀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萧千离从窗外望去,见岸上那寒山寺住持连行禅师高居台上,高声吟诵道:“南无阿弥多婆夜,哆他伽哆夜,哆地夜哆,阿弥利都婆毗……”

    他玄功精湛,此时缓缓道来,一字字吐出,岸上湖面上已经不下万人之多,却人人听得清楚无比。

    萧千离听了半晌,问道:“寒山寺明明是小乘教宗,为何念的却是大乘净土往生咒?”

    昭善禅师笑道:“檀越有所不知,《往生咒》又名《阿弥陀佛根本秘密神咒》,确为大乘净土宗始缘。‘小乘’之说却并非如此,中原佛门名之为南传上座部佛,主修戒、定、慧‘三学’、‘八正道’,自度而无须度人,萧掌教,你能说大乘不度小乘?或是小乘不入大乘?”

    萧千离默然片刻,这才稽首一礼道:“受教了!”

    一位黄须老僧鼓掌大笑道:“妙哉妙哉!我空法有,原致于此!”

    萧千离微笑道:“本座曾听闻江湖中流传一句话,诸位高僧且听来!”

    众僧一时大奇,均屏息静气,侧耳听去,只听萧千离缓缓道:“想那道统之争何等惨烈?人人并无正邪之辩,唯独道统相左,纵然都是好人,也免不了杀得血流成河,呜呼哀哉!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船舱中寂静无声,半晌才有一位白眉老僧霍然立起,重重一拍桌子,叫道:“此人是谁?洞察世情,当浮一大白!”

    他突然变得神采飞扬,连连呼酒。众僧面面相觑,好一会儿才有小沙弥取了清酒上来,那白眉老僧抓了坛子在手,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小半坛,手一扬,将坛子扔给萧千离,叫道:“萧掌教,请酒!”

    萧千离一口喝干,那白眉老僧鼓掌大赞,高声道:“姓萧的,你博采众家之长,武功盖世,原本老和尚不该说这些话,但是如今只有我等师兄弟在场,纵然有些大不敬的话,想必也无人怪罪!”

    昭明禅师八面玲珑,闻言急忙上前扶住,低声道:“昭性师兄,你醉了!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!”昭性禅师摇了摇头,拍了拍昭明禅师的肩头,大笑道,“萧掌教,你将大乘佛教搅得天翻地覆,杀了无寂、无嗔两位大师,论武功,老和尚比不过你!住持师兄武功盖世,却也距离净土之境尚差一线,想来也并非是你的敌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,道佛儒本是一家,可是天下间,有谁当咱们是一家?儒门暂且不必说,佛道数千年互相倾轧,早已仇深似海,我不杀道士,道士却来杀我!老和尚这辈子没做什么坏事,但是道统之争,免不得要大开杀戒,你姓萧的杀正慈、杀大觉,他们也是成名多年的高僧,没做过坏事,你杀了又何尝有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昭性禅师突然发起狠来,一把将面前小桌的茶盏茶壶统统扫在地上,叮叮当当掉落一地,大声道:“咱们修佛多年,所为何事?无非修得一个罗汉正果,但是咱们身在佛门,道统便是咱们的桎梏,困得咱们死死的,五蕴皆空,空他妈的的空!”

    他仰头大喝道:“姓萧的,到了这个地步,老和尚也不说什么,你玄门要崛起,佛门便是你们不得不跨越的一座高山,你越得过,咱们便是你的踏脚石!你越不过,死在佛门之手,也休要怨恨!各家自凭手段便是!”

    萧千离目光如刀,死死的盯着昭性禅师,又缓缓移开目光,落在昭善禅师身上,沉声道:“住持大师,你如何说?”

    昭善禅师沉默半晌,缓缓立起身来,肃然道:“昭性师弟虽是酒醉浪言,却也不失正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萧千离一扬手,酒坛摔在地上,砸了个粉碎,长笑道,“九九之日,本座亲上金山,拜见各位大和尚!”

    “九九?”众老僧均是目中精光一闪,昭善禅师环顾全场,慨然点头应允道:“便应约在九九之日!”

    他大踏步上前,与萧千离击了三掌,订下九九之约。在场众僧,无不释怀,开颜大笑,即便是最为守禅之人,也免不了连连呼喝,吩咐送酒食上来,众人开怀畅饮。

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